四川省法学会法治文化研究会    法制日报四川分社(记者站)
首 页 | 登陆 |  会员注册 |  微博 |
电话:028--86522169 投稿邮箱:sichuanfazhiwang@126.com  
本站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百度搜索:
· 四川检察机关“中国梦”教育活动纪事 · “治蜀兴川”法治论坛 · 首届法律援助案例评选 ·中政大法考成都教学基地(法考) · 法律服务  · 医疗卫生专题 · 法治眉山
· 兴文政法    · 美丽广元  · 《四川法治文化》 · 讲述身边政法故事 · 卫计与法   · 法治甘孜州 · 公安消防微电影展播评选 · 法治文化研究会   · 法治资阳 · 法治巴中
· 乐山司法   · 乐山检察   · 法治攀枝花 · 乐山法院   · 法治达州 · 法治遂宁   · 法治广安 · 社会风险评估  · 法治南充   · 乐山反邪 · 文件通知   · 资阳戒毒 · 法治雅安
基本解决执行难 兴文法院在行动

——公司股东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可以追加为被执行人共同执行

  2014年3月1日起实施的新公司法规定,2人或2人以上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最低为人民币3万元,1人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最低为人民币10万元。由于公司的注册放宽了条件,降低了门槛,于是,注册公司的数量在近年来急剧增加。由此而产生的债权债务纠纷逐年增多,尤其是自2014年至2015年,涉诉公司呈井喷式增长,导致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增多,出现新的执行难问题。笔者就执行中以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进行探析,对公司股东投入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可否被追加为被执行人进行调研。
  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规范集中清理执行积案结案标准的通知》(法发【2009】13号)的规定进行了“六查”,即查银行存款、查工商登记、查土地登记、查房产登记、查车船登记、查到期债权,穷尽了执行措施而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执行陷入僵局。如果按规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法院可暂时作为结案处理,但案件并非真正执结,损害的是申请执行人的债权得不到及时清偿,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人民法院新的执行积案越积越多,引发的当事人信访、上访、缠访事件不断发生,人民群众对司法公信力也产生了怀疑。此类案件,也是现阶段执行难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
  怎样更好地化解这一矛盾?许多一线的执行法官提出,如果在执行中,变更或者追加公司的股东作为被执行人,执行其个人财产,将会拓宽执行的对象,有力地降低执行的难度,让人民法院执行的拳头能找到能够使劲的地方,将执行强制措施使用到公司股东身上,让一些意图恶意躲避债务的股东无处可逃。由于我国目前关于追加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的法律法规尚不明确,执行立法尚待完善,执行法官在执行中遭遇准确运用法条的困境。
  一、追加被执行人的法定情形
  追加被执行人是执行中的一项重要的司法活动,当被执行人不能或不能完全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时,追加与原被执行人具有权利、义务关联的主体,与原被执行人共同承担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责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和追加执行当事人的若干规定》,被追加为被执行人的法定情形有:1、裁判文书所确定的债务属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可追加被执行人的配偶为案件的被执行人;2、追加合伙企业的合伙人为被执行人;3、追加无偿接受被执行人财产的企业、上级主管部门、开发人单位为被执行人;4、追加独资企业的业主为被执行人;5、追加总公司、分公司为被执行人;6、追加担保人为被执行人;7、追加被执行人的债务人为被执行人;8、追加妨害执行人为被执行人;9、追加挂靠单位为被执行人。追加被执行人必须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不得自行设定和推断,不得随意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
  二、在执行程序中依法追加公司股东为共同被执行人的法律依据
  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0条规定:“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可以裁定变更或者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的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该规定所说的开办单位,实际上是指企业的投资人,即股东。被执行主体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资金,可以裁定变更或者追加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的范围内承担责任。如果验资单位在公司成立时出具虚假验资证明的,应在虚假验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对验资单位承担责任应通过诉讼程序解决)。
  此外,我国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因此,被执行人公司的股东为逃避公司债务,抽逃、转移公司财产,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此,执行过程中变更或追加公司股东作为被执行人,是有法可依的。
  三、司法实践中追加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的几种情形
  根据公司法第26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为在公司登记机关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公司全体股东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册资本的20%,也不得低于法定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其余部分由股东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两年内缴足。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注册资金是公司在设立时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全体股东认缴的出资额或认购、实收的股本总额。公司在设立后经营取得的财产与注册资金同属公司的财产,公司是以此全部财产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而不仅仅以设立时的注册资金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只要查明公司股东为逃避公司债务而抽逃、转移公司财产的,就可以由执行机构裁定追加其为被执行人,在抽逃、转移财产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赔偿责任。
  此外,如果查明公司存在以下几种情况时,也可以追加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1、公司没有财务账目或者拒不提供公司财务账目,且不能提供相反证据证明不存在财产混同的情形,可以变更追加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如该股东提出执行异议,裁定驳回异议;2、公司未经清算即被注销,作为股东应当对公司的债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公司股东在公司法人被注销时在工商登记材料中承诺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据此可以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3、被执行人未履行出资义务即变卖股权,且新股东知道或应当知道的,新股东亦应对此承担连带责任,原股东或新股东对此提出执行异议的,应裁定予以驳回。4、原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的,对公司债务要承担相应清偿责任。有证据证明新股东对原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知道或应当知道的,也可以追加新股东为被执行人。原股东或新股东对此提出执行异议的,应裁定予以驳回。
  四、在执行程序中依法追加公司股东作为被执行人的程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3条也作了明确规定:裁定变更或追加被执行主体的,由执行法院的执行机构办理。这一规定明确了执行机构的执行裁决权。司法实践中,可由合议庭进行合议,重大复杂的案件可报请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人民法院追加被执行人的启动程序,可以依申请执行人申请,也可以依职权追加。人民法院可在查清事实之后,依照相关法律规定直接裁定追加。被追加人不服的,可以依法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对案外人异议以及变更、追加被执行主体等重大执行事项,一般应当公开听证审查;案情简单、事实清楚,没有必要进行听证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审查。审查结果应当依法制作裁定书送达双方当事人。
  在公司立法中,公司的独立人格和股东有限责任公司是法人人格制度的本质与核心。但在现实中,公司股东滥用公司独立人格和有限责任的情形时有发生,公司股东常以此规避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让债权人的利益和社会信用体系受到极大损害。为阻止对公司独立人格的滥用行为和保护公司债权人利益以及社会公共利益,可结合法律关系,查明具体事实,裁定公司的股东对公司债权人或公共利益承担履行,以实现公平正义目标之要求。(兴文县人民法院执行庭  罗强)

Tags:
责任编辑:钟佼妤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表情:
内容:
网友关注排行
高层声音
地方联播
专题报道
平安综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