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内外法治宣传主流平台
首 页 | 登陆 |  会员注册 |  微博 |
电话:028--86522169 投稿邮箱:sichuanfazhiwang@126.com  
本站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百度搜索:
· 四川检察机关“中国梦”教育活动纪事 · “治蜀兴川”法治论坛 · 首届法律援助案例评选 ·中政大法考成都教学基地(法考) · 法律服务  · 医疗卫生专题 · 法治眉山
· 兴文政法    · 美丽广元  · 《四川法治文化》 · 讲述身边政法故事 · 卫计与法   · 法治甘孜州 · 公安消防微电影展播评选 · 法治文化研究会   · 法治资阳 · 法治巴中
· 乐山司法   · 乐山检察   · 法治攀枝花 · 乐山法院   · 法治达州 · 法治遂宁   · 法治广安 · 社会风险评估  · 法治南充   · 乐山反邪 · 文件通知   · 资阳戒毒 · 法治雅安
寻衅滋事罪“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中的“凶器”该如何定性

  近期笔者在承办的一起寻衅滋事案件中,对“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的这条司法解释,出现了不同的理解。认真翻阅相关资料后也未发现有明确规定。为了更加有效、准确打击犯罪,维护社会稳定大局,笔者从该起寻衅滋事案例进行分析,供案侦工作参考。

  一、案件基本情况

  2017年3月26日,江油市新安镇高速收费站入口处发生一起寻衅滋事案,犯罪嫌疑人张某等四人手持木棒,将外地货车司机秦某打伤,后经鉴定为轻微伤,同时张某等人在大白天对秦某所驾驶的货车打砸,致使车辆多处受损,经物价鉴定车辆损失为1500元。按照寻衅滋事罪的司法解释,一人轻微伤(立案标准轻伤伤两人以上)和财物损失1500元(立案标准财产损失2000元以上)均达不到追诉标准,但是否可以根据张某等人手持木棒的情节,以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认定为寻衅滋事罪,说法不一。是否能够将张某等人手持的木棒认定为“凶器”成为该案是否构成刑案的关键。

  二、案件争议的几种观点

  该案中,张某等人手持木棒殴打他人,打砸车辆的行为能否认定为“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日常办案中有几种争议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木棒应当认定为“凶器”。凡是能致人伤亡的器物都应当理解为“凶器”。张某等人用木棒将秦某打成轻微伤,同时手持木棒随意打砸车辆,致使车辆受损,木棒应当认定为“凶器”,该团伙的行为应当认定为“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构成寻衅滋事罪。

  第二种观点认为,木棒不应当认定为“凶器”。持木棒殴打他人属于“持械”殴打他人,在不同的刑法条文中分别使用了“持凶器”和“持械”,说明“持凶器”和“持械”具有不同的含义,如果将“木棒”认定为“凶器”,是对法律理解的偏差,有打击范围过大之嫌。 

  第三种观点认为,“持凶器”并非简单的理解为“持有”,而应当理解为“为实施犯罪而持有、携带”。正如“入户盗窃、入户抢劫”要求为实施犯罪而入户一样,“持凶器”也应当要求行为人具有犯罪的目的性。本案中张某等人案前购买木棒行为,即应理解为实施犯罪而持有,应当认定为构成犯罪,倘若案发时嫌疑人在现场随意捡起现场木棒、酒瓶、凳子等造成伤害或者财物损失的,是否能够认定为“持凶器”没有定论。

  《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罪。2013年5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79次会议、2013年4月2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5次会议通过《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节恶劣”,那么具体到司法实践中,犯罪嫌疑人使用的那些物品才是司法解释中的“凶器”。

  三、法理分析

  笔者作为该案件的主办侦查员,全程参与了案件侦办,现案件已经移送检察院起诉,但检察院因对于犯罪嫌疑人作案时使用的“木棒”的行为是否构成“持凶器”认定存疑,检察院不予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造成案件停滞无法办理。笔者认为对张某等人的行为应当认定为“为实施犯罪而持有、携带凶器”。理由如下:

  (一)通常讲的凶器。按字面上的理解就是行凶的器具,从法律上说,凶器的概念要因时、因地的不同而不同,比如,你蓄谋杀人,那么你为了杀人而准备的工具,不论是什么都是凶器,即使是从地上随手捡起的石头也是凶器。返过不说,你钥匙链上的水果刀,如果有人对你实施抢劫或行凶,你用水果刀捅他们的行为构成了正当防卫,那么你使用的水果刀就不是凶器。再举个简单的例子,家里用的菜刀,用它做菜或防卫就不是凶器,用它杀人就是凶器,这就是我们通常理解的“凶器”的涵义。

  (二)司法解释的凶器。2000年11月最高院公布的《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携带凶器抢夺”,是指行为人随身携带枪支、爆炸物、管制刀具等国家禁止个人携带的器械进行抢夺或者为了实施犯罪而携带其他器械进行抢夺的行为。

  (三)最新法律解释。2013年4月两高《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三款规定,携带枪支、爆炸物、管制刀具等国家禁止个人携带的器械盗窃,或者为了实施违法犯罪携带其他足以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器械盗窃的,应当认定为“携带凶器盗窃”。也就是说,在理解“携带凶器抢夺”和“携带凶器盗窃”中,司法解释将“凶器”规定为两类:一是国家禁止个人携带的器械;二是为了实施犯罪而携带的其他器械。如果将其他器械认定为“凶器”,应当具有“为了实施犯罪”的主观目的。这是对盗窃和抢夺类案件中关于“凶器”的解释。
综上所述在司法实践中,犯罪嫌疑人往往是就地取材,使用砖头、棍棒、茶杯等实施犯罪,造成了一定伤害结果。那么这里的伤害结果如果符合司法解释中的条款要求则很好认定,如果造成了伤害结果,像该案中的情况,法律又没有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使用的木棒是否构成“持凶器”,确实对于我们执法办案带来的很大的麻烦。笔者认为该案犯罪嫌疑人为犯罪事先购买木棒,后犯罪嫌疑手持木棒造成一人轻微伤、以及车辆损失1500元后果,应当将手持木棒的行为认定为“持凶器”,也就是其行为构成犯罪,应当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

 

  作者:江油市公安刑警大队 曹立红

Tags:
责任编辑:郭晴天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表情:
内容:
网友关注排行
高层声音
地方联播
专题报道
平安综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