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外政法、综治、政府法治、会员单位的权威、高效、快捷的宣传展示服务平台
首 页 | 登陆 |  会员注册 |  微博 |
电话:028--86522169 、86601993邮箱:sichuanfazhiwang@126.com  
本站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百度搜索:
· 四川检察机关“中国梦”教育活动纪事 · “治蜀兴川”法治论坛 · 首届法律援助案例评选 ·"关爱明天、普法先行"   · 会员查询 ·法治眉山 法治先锋
·    ·   · 《四川法治文化》 · 讲述身边政法故事  · 仲裁文化 ·   · · 公安消防微电影展播评选  · · 法治文化研究会   ·
· 司法   · 检察   · 法院      · 社会风险评估     · 通知   ·  · 消防安全 ·
母 亲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在母亲心里,无论何时,身在何地,子女永远都是母亲最深的牵挂。世上最可贵的也是母爱,她会一如既往地守候在血缘的起点。无论我们经历多少挫折,母亲依然会温情如故,时刻敞开温暖的怀抱,接纳她最疼爱的子女。

  我的母亲是很善良的人。记得父亲曾说起过,母亲在我还没断奶的时候,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就与父亲远赴浙江打工。刚开始挤住在不到5平米的小屋子里,一周能吃上一顿肉就很不错了。或许是太早就经历人世的穷苦艰辛,在我后来逐渐成长的岁月里,母亲对一些偶然遇到或上门乞讨的陌生人一直给予帮助。小时候的家里,衣柜顶上有一个父亲自制的小铁盒,里面全是硬币。母亲每天早上送我上学时,总会从铁盒里摸出几个来随身揣着。有一角的,有五角的,偶尔也会有一元的,然后施舍给那些蹲坐在路边,或是蜷缩在墙角的可怜人。九十年代的宁波小镇,每到过节过年都会有外地的乞讨人领着小孩敲门乞讨。母亲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直接给予他们钱财,而是把他们请进屋,盛上热腾腾的饭菜,让他们坐着慢慢吃。吃完后,母亲还会把给我买的糖果抓一些给小孩。母亲说,让他们进屋坐着好好吃上一顿饱饭,比给他们10元钱更实在。母亲的这种小小善行一直贯穿着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而她那依托在理性下的善良种子也在那时种进了我幼小的心灵。

  我的母亲还是一个特别、特别唠叨的人。不懂事的年纪,我总觉得母亲的唠叨就像是孙悟空脑袋上被唐僧念响的紧箍咒,虽不是痛不欲生,但也令人烦躁难忍。母亲没完没了的唠叨仿佛从未在我耳边停止过。起床穿衣服慢了——唠叨;吃饭饭粒未扒干净——唠叨;看书、做作业坐姿不端——唠叨;就连乱扔一个纸头都会被唠唠叨叨好一阵子,更别提考试成绩不理想或是在学校犯些小错误了。母亲的唠叨偶尔还会引来脾气暴躁的父亲给我一顿“牛皮炒肉”。这种整天被母亲唠叨“陪伴”的日子,直到

  2003年才结束。那年夏天,母亲因呼吸道疾病动了一次手术。出院后,按照医嘱,母亲三个月都不能出声讲话,那时没心没肺的我甚至还在心里为母亲不能唠叨而偷乐过。

  而让我对母亲的唠叨有了更深地理解,也是在那个夏天。

  暑假后,我要随二伯去成都读艺校,上了火车,父亲就开始替我整理随身物品忙前忙后。母亲因为还不能说话,就一直握着我的手。看着母亲给我准备衣物一宿没睡加上刚手术过而憔悴的脸和急切的眼神,我心中被母亲唠叨成的那丝丝冰冷就如同滚烫的水泼在雪地上一样瞬间融化。

  火车就要开动了,母亲握着我的手也越来越用力,原本就浸满眼眶的泪水顷刻奔涌而出。我长那么大,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一直被父母呵护在身边,我知道,母亲的眼泪和不想松开的手,是想告诉我,她是多么的不舍啊。火车缓缓开动,我透过车窗看着父亲搀扶着双肩微颤的母亲慢慢离开的背影,忍了太久的泪终于夺眶而出,也见证了我第一次离开母亲后对未知的恐惧,第一次因为母亲而感动。

  后来,我成人了,工作中的好奇使我染上了冰毒,与毒品为伍的过往里,我不断透支母亲的信任和爱,将母亲伤得太深太深,母亲也在劝我戒毒的过程中,一次次地不知掉下过多少眼泪。是啊,这个世上,被你伤得最深的那个人往往是最爱你的那个人,因为你伤她总是易如反掌,而她却从不设防,当她被你伤害后,也只会哭泣,从不知道反抗。

  去年五月,我被强制隔离戒毒两年。入所以后,母亲每月的会见和零花钱从未间断。在会见时,双鬓有些斑白的母亲变得话少了,眼泪却多了,哽咽中母亲,与我记忆深处那个有些强势、爱唠叨的她判若两人。为家操劳了半辈子的母亲被逝去的岁月带走了芳华,坐在会见室里的她,隔着厚厚的玻璃看上去显得越发苍老。

  如今,我的戒治期限已经过半,在戒毒所这一年里,我各方面表现都很优秀。诚然,这优异的戒治成效离不开身边尊敬的警官们,但我更庆幸自己的本心,因为那是母亲从小就给我播下的种子和唠叨的功劳。

  今晚,明月高悬。妈妈,您的额头是否感到丝丝清爽的抚摸,那是儿子化作清风的思念。愿孩儿在不久的将来,回到您的身边陪伴,让孩儿能抱着您的双膝,在每一个晨暮里聆听您的唠叨。

  母亲节到了,就让孩儿把这首刚写得歌献给我最亲爱的妈妈:

  从没想过妈妈的艰辛,直到此刻将笔提起;

  从没问过妈妈的心情,直到此刻将笔提起;

  从清晨到黄昏,多少期盼;

  从秋冬到春夏,多少牵挂;

  时光的沙漏漏下的沙,压弯了妈妈曾经挺拔的身躯。

  此刻将笔提起,却写不完思念和忏悔;

  此刻将笔提起,更写不尽痛苦和回忆;

  就把自己画成一只小鸟,飞过蓝天,飞过白云;

  飞进那熟悉的家门。

  ——妈妈,孩儿回来啦!

Tags:
责任编辑:詹球胜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