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法学会法治文化研究会    法制日报四川分社(记者站)
首 页 | 登陆 |  会员注册 |  微博 |
电话:028--86522169 投稿邮箱:sichuanfazhiwang@126.com  
本站搜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百度搜索:
· 四川检察机关“中国梦”教育活动纪事 · “治蜀兴川”法治论坛 · 首届法律援助案例评选 ·中政大法考成都教学基地(法考) · 法律服务  · 医疗卫生专题 · 法治眉山
· 兴文政法    · 美丽广元  · 《四川法治文化》 · 讲述身边政法故事 · 卫计与法   · 法治甘孜州 · 公安消防微电影展播评选 · 法治文化研究会   · 法治资阳 · 法治巴中
· 乐山司法   · 乐山检察   · 法治攀枝花 · 乐山法院   · 法治达州 · 法治遂宁   · 法治广安 · 社会风险评估  · 法治南充   · 乐山反邪 · 文件通知   · 资阳戒毒 · 法治雅安
四川首度举办“职业打假”案例研讨会 “职业打假”现象再引热议
    本网讯  4月26日,由四川省法治与社会治理研究会主办的“职业打假案例研讨会”在成都举行,“职业打假”现象再引关注和热议。聚焦“职业打假”现象,与会专家学者、律师代表,展开热烈讨论,发表真知灼见,认为对当前“职业打假”乱象,特别是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行为应予规范、约束,遏制。
   
    事起缘由:四川某名酒企业遭遇天津“职业打假人”诉讼索赔
 
    当天的研讨会重点研讨了四川某知名白酒企业遭遇天津“职业打假人”王某诉讼索赔的案例。
    该事件追溯到2017年9月23日,天津人王某在四川某酒类营销有限公司经营的京东商城官方旗舰店购买白酒64瓶,总计22206元。该酒类营销公司在其京东商城官网旗舰店宣传页面宣传该商品为“中华老字号”品牌。
    王某收到货物后,立即上网查询该品牌酒产品取得“中华老字号”的真实性,但其并未在网上查询到相关信息,随后其写信向商务部核实查询该商品是否被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称谓。
    2017年10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商公开字(2017)1427号商务部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函》明确表示,该酒类营销公司不是国家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企业。
    随即王某以该酒类营销公司的销售行为构成合同欺诈为由诉至法院,要求该酒类营销公司退还购买货款并依法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
    天津市津南区法院一审认为,涉案酒类营销公司并未经过商务部认定,却在其销售商品的宣传材料中使用了“中华老字号”的标志和名称,该宣传足以对消费者引起误导,其行为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故一审判令销售商退还货款并依法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
    事件中,该白酒企业对一审判决不服,在提供王某不是普通消费者,而是“职业打假人”的新证据后,向天津市二中院提起了上诉。
    然而在上诉中,公司就接到一审执行裁定。对此公司法务部则与二审承办法官进行了电话沟通,得知二审适用简易程序,进行了书面审查。二审判决书于2018年3月2日寄出,法院于3月7日收到快件送达回执,但公司却至今未收到该判决文书。
    3月8日王某向津南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随后冻结了该公司银行账户资金近9万元。
    由于该案例的典型性,“职业打假”现象再度引发关注,“职业打假人”以诉讼为工具的牟利行为是否应该支持?“职业打假人”是否应该视为消费者?成为焦点话题。
 
    “职业打假”乱象丛生  多地遭遇司法“狙击”
   
    20多年来,褒扬与非议始终伴随着“职业打假人”这个群体。但职业打假人滥用司法资源的负面影响也日益凸显。仅以该案发生地,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发布会媒体公开信息中,就可见一斑。
    2017年天津法院共审结消费维权案件249件,较上一年同比上升308.2%。其中,七个打假人为原告的消费维权案件数占了去年消费维权案件审结总数的74.3%。
    值得注意的是,这七人中就有天津职业打假人王某。通过网上检索,王某在法院的相关诉讼案件竟高达一千余件。
    2018年1月至2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新收消费维权案件234件,已逼近2017年全年同类案件收案数总和。
    同样以2017年为例,以主要7名维权个人为原告的消费维权案件数占当年消费维权案件审结总数的74.3%,而通过法院工作系统在全市范围内检索上述7名个人的关联案件可知,上述每名个人均有数百甚至上千的海量案件。
    2017年5月19日,最高法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建议的答复意见》中明确指出,“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职业打假人、打假公司(集团),其动机并非为了净化市场,而是利用惩罚性赔偿为自身牟利或借机对商家进行敲诈勒索。严重违背诚信原则,无视司法权威,浪费司法资源。”
    最高法在答复中表示,“我们将根据实际情况,适时借助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等形式,逐步遏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
    2016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送审稿)》征求意见。其中有这样的表述: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不适用本条例。如果按该条例表述,职业打假人或将不再被视为“消费者”。
    近期杭州法院公布的10大典型案例中,排在第一位的刘某买奶粉一案,法院在判决书中明确职业打假人不属于消费者,其诉求法院不予支持。
    无独有偶,今年1月12日,《南方都市报》刊发了“职业打假人不属于消费者,251宗索赔案全部败诉”一文。
    文中开篇即引用了一个案例:近日,一位职业打假人带着公证员购买10箱茅台,然后向法院起诉请求10倍赔偿。
    该案中,法院认为该职业打假人通过诉讼手段为自身牟利,此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普通消费者的立法本意不符,并且这种以诉讼为手段、以法院为工具的行为,不仅造成司法资源的巨大浪费,也极大影响法院司法权威,遂判其败诉。
    但是本案,天津“职业打假人”王某却利用企业商品广告宣传瑕疵,通过对企业的品牌形象进行攻击,成功地通过诉讼达到了索赔牟利目的。与会专家认为,法院判决有违最高法《法办函》回复中“逐步遏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的精神。
 
 
    观点一:该案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知假买假在客观上对消费维权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这一规定成为个别人牟利的工具。对于是否应当支持职业打假人的行为,一直存在着较多的争议。与会专家共同认为,该合同纠纷案,企业产品没有质量问题,仅在宣传标识中出现过失,似乎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而更应适用于广告法。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审委会专职委员、二级高级法官王兴土表示,以职业打假为牟利的购买人,不是消费者,不应当适用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该案中,要正确区分是产品质量问题还是商标标识问题,企业在放置非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商标作为电商宣传行为,是一种过失行为,不存在欺诈行为,只是在广告上扩大宣传,应当按照广告法进行处理。
    四川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专家王启庭认为,购买人知假买假,明知有问题去购买,并且不以消费而以牟利为目的,此类购买人如果不能被认定为职业打假人,法院应作出合法解释。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审委会专职委员、二级高级法官金钟认为,根据资料显示以及相关证据佐证,该案中王某作为职业打假人是可以成立的。其利用职业打假牟利的行为,偏离了法律保护消费者的初衷。同时,该案中的白酒企业将商务部评定老字号的标识列进去了,有可能误导消费者的嫌疑,不过这倾向适用广告法来对企业进行约束,不应该支持职业打假人所采取的合同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观点二:“职业打假”应当去伪留真而不是牟利的“假打”
 
    该案中,王某一次性购买2万余元白酒产品后,并未向有关部门反映和投诉,也未联系企业,而是直接以该酒类企业在电商平台使用“未经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为由,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状,提出了退还货款和三倍赔偿的诉求。
    有多项证据可直接证明,此次发起诉讼的天津购买者王某,在近一两年中,就有上千起类似维权行为,其打假职业化趋势明显。
    四川蜀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常青藤勋章获得者康厚平表示,事实清楚,该案中王某系职业打假人成立。企业的宣传行为存在过失,但是商品质量不存在问题。该案中,白酒企业没有达到构成欺诈虚假宣传这种程度。
    四川省民营办行政申诉维权中心邬春晖表示,目前社会上职业打假人依靠打假牟取暴利的案件非常多,对法院和企业都是极大的困扰。此次案例中,该酒企并未提供假冒伪劣产品进行销售,只是工作人员将社会评定的称号错误混淆放置了国家商务部评定的中华老字号图形,系企业的一种过失性错误,更实用《合同法》和《广告法》。
    专家观点:应规范、约束、遏制牟利职业打假行为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认为本案的当事人王某即是一名职业打假人,其主观上存在获取高额赔偿的明显故意,就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对正常的市场秩序产生了一定的冲击,也不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立法精神,滥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赋予的实体权利和诉权,大量浪费占用司法资源。
    对“职业打假人”的争议不断,但最大的争议点一直都没有改变,那就是职业打假人究竟是不是消费者,是否受消法的保护,惩罚性赔偿又是否适用于职业打假人。
    2016年8月5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代国务院起草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第二条: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其权益受本条例保护。但是金融消费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
    2016年11月16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送审稿)第二条: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条例保护。但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不适用本条例。这也被视为职业打假人不再受法律保护的一个信号。
    专家们一致认为,职业打假人应当在法律框架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不是“以营利为目的”的“假打”,甚至在私下获得企业赔偿后放任企业的违法行为,要用“以惩罚为目的”的“真打”,来起到净化市场秩序的作用。
 

】 【打印繁体】 【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表情:
内容:
网友关注排行
高层声音
地方联播
专题报道
平安综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