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法制网
法治文化研究会

山水之舞(组诗)

来源: 作者:三都河 发布时间:2023-03-20 18:15:40

□三都河


隔窗相望

高大而微弯的身影
透过朦胧的灯光
又从对面的窗口
剪纸般显现出来
在这个宿舍小区
可能只有他和我
起得比谁还早
我忙着一些文字
不知他忙着什么
但我深深感知到
他像一位老人的复活
连身影和生活方式
完全是一个模式
那是一位慈祥的老人
慈祥得让普通百姓
忘了他曾权高位重
他从战火硝烟
浴血奋战南下
黄土高坡戴习惯的头巾
多少年过去了
还是摘不下
功成身退之后
仍奉献余热二十余年
八十八岁的老人
终于被衰老缠上脚
偶遇他出门散步
双拐拄着一条腐腿
走出的每一步都很费力
却咬紧牙关坚持转圈
似乎定好了锻炼钟点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也在与病魔顽强斗争
昨夜的雨下到凌晨
对面窗口显现的身影
我知道是老人的儿子
一个南方生南方长的北方籍
老人的儿子也已经退休
仍同老人一样大早起床
从早到晚忙个不停
老人的儿子也已经老了
隔窗相望之中
不知不觉我已看老了两代人
那一瞬间的雨水很急很亮
照见我头上白发呼呼丛生

 晴雨之间

昨日阳光今日雨
东边日头西边雨
晴与阴   阳光与雨水
凝眸相望相竞相牵手
实现了动态平衡
拉址着春天前行
这就是自然
自然系统的良性循环
延续着地球亿万年运转
光下雨肯定不行
天天阳光也不会心头灿烂
旱涝成灾都非正确选项
万物生长靠太阳
雨露滋润禾苗壮
一首老歌唱出的大道理
不该过时也不会过时
阴晴圆缺风花雪月
靓丽着自然最美的风景
也许人类太多豪情太多干预
反倒会让地球伤痕累累
总想按自己的嗜好和想象
对这个世界反手为云覆手为雨
想来就是气候病变的病根
敬畏自然尊重自然顺应自然
才能改造自然使世界更美好
不能偏科不能偏食不能盲目蛮干
问题委实太重要
重要问题讲了三遍还要讲三遍
自然如此人生亦如此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起承转合构就诗篇
酸甜苦辣聚散离合皆是常态
你与我站在了晴雨之间
笑看着春天的风云变幻

 

毛毛雨

天空似明似暗
小雨似有似无
其实毛毛雨价值非凡
毛毛雨证明春天的存在
光着头走在毛毛雨中
发丝欲湿额前沾露
春天有万千明丽美景
毛毛雨可能最难描摹
你可以背着离愁别绪
在毛毛雨中踽踽独行
也可以把一切都放下
所有心事全部清零
任由毛毛雨打湿睫毛
毛毛雨永远是满满柔情
轻声细语一路陪伴
只为一场毛毛雨的出现
春天放弃了化妆和美颜
敞开了素朴本真的一面
毛毛雨以其轻柔的吻
将爱深入到大地内心
毛毛雨下也许万籁俱寂
却在奏响生命的强劲乐章

 

雨后

可能万物都想在雨后露一手
听到雨后的鸟鸣格外动听
一时寻不到鸟儿的身影
想象她是刚出浴的美人
美在羽毛也美在内心
更美在这雨后的清新脱俗
带着美的自信不沾一丝尘埃
花草树木仿佛重新活了一回
雨水将此岸度到彼岸
彼岸正是三月正是脚下土地
土地上的人们满脸快乐
晃动在斜风细雨中春耕春播
一阵簌簌雨下来催种子发芽
适逢明日阳光唰唰地生长
人们对春天的要求并不高啊
雨后不一定非得天上拱彩虹
空气弥漫一点甜就已满足
也不苛求东边日出西边雨
安排得那么诗情画意紧紧凑凑
太阳和天空都活了一大把年纪
雨水也是看不出来的老寿星
干得来就干吧累了就请歇一歇
没必要为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
累坏身子骨误了百年大计
季节刚刚好日子还长得很呢
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是篇大文章
光风风火火没有工匠精神恐怕不成
须慢工出细活戴着老花镜精益求精
让我们一起把握好节奏深耕厚植
春华秋实再一次从文字走向现实

 

落花满地

花开得早怎就谢落得这么快
春天是不是分期分批地来
带路的紫李花冒着初春的寒
邀约着梅花走在最前面
桃花和梨花刚开始枝头浪漫
紫李花已然飘落了一场春雪
桂花树近水楼台先得月
伸手接住了零星几片紫李花
只因桂花树新怀春的芽叶
一心要效法紫李花那样的颜色
紫李花的紫是红得发紫的紫啊
哪个少男少女能够将明星网红拒绝
紫李花收割了春日第一波热烈掌声
赢取了万千粉丝的打卡膜拜
高峰期几条街道被车水马龙阻断
偌大的市民广场上更是人山人海
按理说功成谢幕本是自然而然
谁人的心见落花满地还是不能平静
折回身去大街上依旧车来车往
车来车往竟拉不走满腹惆怅

新晃凉伞山歌

是来自天籁
还是来自天庭
我在尘世中寻觅
八面来风
让人辨不清东西南北
只感觉一股清泉
汩汩流入心田
只感觉一腔温情
令人倏然沉醉

美妙的歌声啊
传递着淳朴的民风
动人的弦律
表达着真挚的心意
敬你一碗黑油茶为你洗尘
敬你一碗泡酒为你饯行
拉着你的手千叮嘱万祝福
一步一句歌一步一回头

男女老少都是歌手都是酒友
男女老少都能仰头喝酒出口成歌
众人亮出的金嗓子哟
天地为之动容山水为之舞蹈
京城来的教授外国来的游客
索性在山上搭起了帐篷
不为别的
专为守着那歌

 

溆浦院子

像一句诗飘上山坳
进行自我确认
根基深厚
铆定了岁月
铆定了岁月的中国风
梦回老家
重拾田园生活的现代人
一波一波鱼贯而入
欲仙欲佛或堕落红尘
这样大的反差
在溆浦院子
如山雾般消散
坡上采蘑菇
荷锄挖红薯
学猴子摘苞谷
在柴火老灶为爱人
做一顿农家菜
新鲜可口吊胃口
老杨梅树下荡秋千
荡得云朵羡慕
选择十分多元
很陶渊明很桃花源
美丽女孩一高兴
白狐一样遁入林间
罚对她动情的白面书生
在蒲松龄的故事里受苦
我按着心口以静制动
反复游弋于凭栏处
装着苦读诗书

 

龙溪古镇

古镇是一角群雕么
一段落日的辉煌
再现得如此逼真
高大的窨子屋
林立的店铺
喧哗的街市
雄伟的万寿宫
以及商贾大户
“七子鼎盛”的传说
使昔日繁华的龙溪古镇
搁浅了
也笑在阳光灿烂处

历史如同甲壳般殷实
正像这厚重的木门
在吱吱呀呀的进出之中
总有一些佝偻的身影
还在守着昨日的辰星
叹息之后的目光仍然坚定
同时没忘了呼童唤幼

这是一片都市里的村庄
这是一片属于昨天的骄傲
年轻着的我们并没有成为化石
为何却常常冒出恐龙的思想
一个声音在心头响起一一
“别跑远了!早点回家……”
回家   已找不到那条青石板铺就的路呵

 

吊脚楼

太多的希冀
总被悬空
因而连做梦
也保持飞翔的姿势

吊脚楼是永远收不拢的脚
收不拢的脚怎么能飞翔呢
不能飞翔就做着飞翔的梦
并且定格在古老的湘西

当雨季到来的时候
隐约看见天空垂下的丝线
根根系住了吊脚楼
吊脚楼在苍穹中荡起了秋千

我担心那丝线断裂
荡到月亮上的人儿
从此不得回返
看着吊脚楼    感觉
还真有些失而复得

 

百里杜鹃

我将食指咬破
流出鲜红的血
让我确信不是做梦
委实自己还留在人间
人间如此大美
在仲春三月在贵州毕节
在百里杜鹃绚丽花海
我一点五了几十年的眼睛
倏然深度色盲
碎乱成星星点点
冷水洗了三把脸
依然分不清南北
花团锦簇越过高山峡谷
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
波涛掀起千重浪
将我淹没在海底
我曾确信人生百年
可以活出鸟语花香
如此天堂般的献花大典
太让人惊喜太让人意外
某个瞬间几乎大惊失色
像个冒牌新郎怕被识破
马缨杜鹃露珠杜鹃团花杜鹃
我心里慌得打鼓
只认得红黄粉三种颜色
新娘伴娘个个美如天仙
随便一逗问就会露了馅
面对百里杜鹃忍痛不敢驻留
如同当年李白上了黄鹤楼
一句诗也没留下赶紧开溜

刺梨酒

 

怀着梦想的刺梨
在山野外沉沉睡去
一睡
竟睡成了黛青色的温柔之水
只是在甜蜜而又有些
酸涩的窖香里
多少还体味出一点
醒着时的青葱与扎喉

端出这大山的珍藏
无论豪饮
无论品茗
不能忘怀的是愈聚愈浓的
侗家的情意
只要尽兴地喝上几杯
久违了的山村
久违了的炊烟
久违了的民族风
就会一层层一圈圈地
袭上心头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梦雪

新闻总署国登2012-F00075847号· 知识产权 (川)作登字2017F00078064 · 连续出版物刊号 川KXO1-093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 川B2-20191090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9】5415-440号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川字第00217号

出版物许可证 新出发字第510105010299号 · 川文旅审函【2019】886号 · 川新广审批准字【2017】335号 · 川法学文研批字【2015】012号 · 川法文批字【2019】009号 · 川新广批函字【2016】30号

国家商标局受理第23862702号 · 网络安全资格认证第23955号 · 省法治文化研究会法治宣传中心负责技术、维护和管理

蜀ICP备12029925号

本网站(非新闻类)刊发信息不代表主办单位和本网之观点,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网删改·法律顾问:省法治文化研究会专家委(何艳律师)

四川省法治文化研究会四 川 法 制 网版权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20 by www.scfz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 | 移动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