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法制网
法治文化研究会

难忘那剂心灵良药

来源: 作者:徐敬德 发布时间:2021-11-04 21:39:14

“文革”中的“清理阶级队伍,批斗牛鬼蛇神”运动中,我遭遇了一场劫难。

运动中,我成了“污蔑新社会,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坏蛋,成了“攻击红专道路,一贯白专”的典型,成了“臭味相投,妄图建立反动联盟”的盟主……最为可怕的是成了“恶毒攻击全国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的万恶不赦的罪人!

这些罪名都铁证如山:因为我的日记里记有饿肚子的事情;因为我的《文艺练习本》里有“我爱青砖,因为它能担负起建设高楼大厦的重任;我不爱红砖,因为它徒红而没有用途(当时没有机制砖,红砖就是没有烧好的砖,真的没有用途)”的句子;因为在给同学的留言中,有对出身不好的同学的赞美……因为在一首题为《斥牡丹》诗里,有“花王,牡丹/牡丹,花王/我问你/这么久了/你的责任尽到了万分之几”的句子… …

日记和《文艺练习本》是我主动交上去的,我认为那里面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谁知道竟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年轻的我吓坏了,我怎么担得起这样的罪名啊?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这样的人啊!我委屈,我苦闷,我惶恐!我多么希望能和人谈谈,多么希望能有个机会倾吐,多么希望有人给我一点安慰……可是,罪名深重的我能和谁谈,谁又能和我谈,敢和谁谈,谁又敢和我谈呢?谁能给我机会,谁敢给我机会,谁能给我安慰,谁敢给我安慰呢?

然而,当时的我,是非找人谈谈,非找个机会倾吐不可了。不然我要垮掉了。

我终于想到了办法!

我以“汇报思想”为名,找了一位当时担任领导职务的老同学。挨饿时,他喊饿比我喊得还凶。

“汇报完思想”后,我说:“最后,我有一个请求,请您以老同学的身份,回答我:我真如批判的那么坏吗?”

他没料到我会这样问,一怔,然很快镇定下来,说:“怎么不是?”

我气极了,说:“那时,你也喊过饿,你不也是‘污蔑新社会,恶毒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吗?”

他说:“当然不是,我们贫下中农对旧社会怀有深仇大恨,对社会主义无比热爱,怎么能和地主崽子相提并论呢?”说完,急匆匆地走了。

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出身惹的祸!可明白有什么用呢?这出身是没法改正的啊!而今的我,是黄泥巴落到裤裆头——不是屎也是屎了!谁叫我没个好出身呢?我好眼红那些出身好的人!甚至眼红那些出身虽然不好,却什么也没有写或者干脆不会写的人!我为什么要识字?为什么要写那些劳什子?

我彻底地心灰意冷了,听命运安排吧!成天低着头来,埋着头去,不和任何人说话,甚至不和任何人对视。痛苦之时,便一个人守着墙角发愣。

一天,我又守着墙角发愣,背后传来了脚步声。我没有回头,没有必要回头,因为此时,人人对我避之不及,来者,不会和我有关,不过是从这儿路过而已。

可是,脚步声却在我身后停住了。我惊异地回过头,是高中时的同学余国英!她关切地盯了我一眼,手一抖,一个小纸团落在了我的面前。随后,她转过身,无事般地走了。

我急急地捡起纸团,展开,上面写着:“现在,不是评功摆好的时候。”一股暖流顿时从我心里升起:我并不如批判的那么坏,有人知道我的好!他们现在没说我的好,那是因为不是时候!我感到了无比的安慰,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我心里充满了感激!

为了不给她添麻烦,我把纸团毁掉了。

五十年多过去了,我仍忘不了那雪中送炭的小纸团,它是化解我心灵痛苦的良药,是剔除我心理肿瘤的手术刀!它安慰了我的委屈、苦闷、惶恐的心灵,帮助我捱过了那段心惊胆颤的岁月……徐敬德


责任编辑:刘华

新闻总署国登2012-F00075847号· 知识产权 (川)作登字2017F00078064 · 连续出版物刊号 川KXO1-093 · 互联网信息服务许可证 川B2-20191090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川网文【2019】5415-440号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许可证 川字第00217号

出版物许可证 新出发字第510105010299号 · 川文旅审函【2019】886号 · 川新广审批准字【2017】335号 · 川法学文研批字【2015】012号 · 川法文批字【2019】009号 · 川新广批函字【2016】30号

国家商标局受理第23862702号 · 网络安全资格认证第23955号 · 法艺文化传媒负责技术、维护和运营管理

蜀ICP备12029925号

本网站(非新闻类)刊发信息不代表主办单位和本网之观点,如有异议请联系本网删改·法律顾问:省法治文化研究会专家委(何艳律师)

四 川 法 制 网 ·法艺文化传媒版权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20 by www.scfz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脑版 | 移动版